相关文章

赞成中心缔造“杭州金融屋”

  浙江在线·住在杭州网10月10日消息  “未来十年,中国所有产业最大的变化将发生在金融领域。”作为“杭州写字楼的教科书”项目,赞成中心正在缔造“杭州金融屋”,将为杭州的“楼宇经济”提供一个全新的样本:

  在地缘资本上,被豪宅包围,遍地是资本大腕,折射的是资本金字塔的“塔尖”逻辑;

  在金融服务产业链构建上,赞成中心已经云集了以私募基金等金融服务机构为主体的上下游企业,雏形初现,同时凭借自持物业推行“产业链招商”,强化楼宇的产业定位;

  在企业的信用资产上,德国GMP建筑大师设计的殿堂级楼宇,本身就是入驻企业形象及实力的体现;在政策扶持上,赞成中心将纳入“基金小镇”的政策辐射范围内,享受上城区特有金融服务业扶持政策。

  地缘资本:豪宅区里的写字楼

  杭州的货币历史悠久,早期古籍就有关于春秋战国时期采铜铸钱的记载;但是对于铸币机构的明文记载,要算是唐代的“宝兴铸钱监”。

  “宝兴铸钱监”,就建在钱塘江畔。南宋时期的《乾道临安志》记载说:“大唐宝兴铸钱监,在龙山相近。”龙山就是如今的玉皇山,宝兴铸钱监开设在龙山,主要考虑到便于铸造钱币的原材料与钱币成品在钱塘江的运输。正如苏东坡所写:“八州往来者,皆出入龙山,沿溯此江,江水滩浅,必乘潮。”

  货币是原始的金融工具。可以说,“宝兴铸钱监”是杭州金融史的原点。

  钱塘江畔,玉皇山下,赞成中心刚好占据了杭州金融史的原点。如今,被定义为“杭州金融屋”的赞成中心,再度焕发了这片土地对于金融的原始记忆。

  作为“杭州写字楼的教科书”项目,赞成中心所在的钱江新城,无疑是当代中国最重要的城市化作品之一。钱江新城经过十余年的建设,已经形成大都会的繁华气场。对于高端人群来说,在钱江新城拥有一套住宅不仅是享受城市化成果的需要,更是社交圈层的身份体现;对于一家相对成熟的企业来说,在钱江新城办公,意味着世俗意义的“高大上”——换句话说,“钱江新城”这四个字,体现的其实是一家企业的信用资产。

  更重要的是,赞成中心所处的钱江新城传统豪宅街区,与春江花月、金色海岸、阳光海岸、蓝色钱江等经典豪宅并列钱塘江第一排。“豪宅区的写字楼”,表面上看体现是的写字楼的特殊地理位置,其实本质上折射的是资本金字塔的“塔尖”逻辑。

  被豪宅包围,遍地是资本大腕。这大概就是赞成中心作为“杭州金融屋”的地缘优势。

  赞成中心的购买者主要来自周边的这些豪宅社区。这些豪宅社区的业主群体,可以说是当代浙商圈层的一个典型样本,更是一个足以观测中国经济动向的浙商社交平台。他们所掌控的雄厚资本,原本分散在杭州甚至全国各地;现在,这些资本通过赞成中心这个“空间枢纽”,被真正搬回了他们的家门口。也就是说,赞成中心就像一台精密的仪器,把散落各方的资本吸附在一起,重新完成了一次“核聚变”,激发出更强大的资本能量。这种“核聚变”的关键,就是金融。这就是赞成中心作为“杭州金融屋”的独特魅力。

  金融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云集此处楼台

  任何一种经济模式的胜利,都是产业链的胜利。福特的贡献,不仅仅是发明了汽车,还包括创造了流水线的生产方式,从而开启了现代工业生产的产业链先河。

  赞成中心的“杭州金融屋”定位,最初是自发形成的。也就是说,从一开始,这幢楼宇的购买群体及其相互关联性,就展现了金融服务产业链的雏形。这些购买者主要包括:居于金融产业服务链核心位置的机构,比如VC(风险投资)、PE(私募股权投资)、PF(私募基金)、HF(对冲基金)及MC(小额贷款公司)等;居住上游的国有企业,他们掌握着庞大资本投资去向的决策权;居于下游的会计师及律师事务所等,他们有能力为金融服务机构提供“二次服务”。

  也就是说,赞成中心已经云集了以金融服务机构为主体的上下游企业,初步形成了“杭州金融屋”的产业链雏形。

  一方面是自发形成的雏形,另一方面是强有力的引导。赞成中心遵循“一半销售、一半自持”的开发原则,将自持物业用于有引导性的租赁——主要面向金融服务产业链上的企业提供租赁服务。大量自持写字楼物业,是开发商品牌、实力、信心的体现,更是未来物业升值的最有力保障。凭借自持物业推行有针对性的“产业链招商”,才能真正实现“杭州金融屋”的楼宇产业定位,进而持续提升物业品牌形象,从而带动写字楼购买者与租赁者同步提升、共创财富。“未来十年,中国所有产业最大的变化将发生在金融领域。”不久前,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赞成中心主办的吴晓波财经著作分享会上提出,“我们将需要重新思考什么叫做人民币,重新想象我们怎么融资,怎么投资,整个金融行业会产生全球化接轨下翻天覆地的变化,并拥有很多的机会。如果你的企业不进行金融化改造,你就可能会变成穷人。”

  信用资产:殿堂级的金融企业形象

  杭州拥有数量众多的享誉全国的住宅作品,但是堪称经典的写字楼项目却为数不多。基于钱塘江一线江景与德国GMP的经典设计,赞成中心重新定义了杭州写字楼的开发水准。

  德国GMP建筑大师,为赞成中心量身设计了九宫格建筑图式。九宫格,中国书法临帖艺术的界格样式,其工整简洁的方块间架结构,与严谨考究的建筑工程美学,如出一辙。

  德国GMP是德国排行第一的建筑事务所,享有世界盛誉。每一次德国GMP在杭州落笔,必然择址CBD之核心:第一次是黄龙CBD的公元大厦,第二次是武林CBD的坤和中心,如今是钱江新城CBD的赞成中心。这三个项目,可以成为杭州楼市的“德国GMP写字楼三部曲”。相比之下,公元大厦的建筑造型更显轻盈而纤细,而赞成中心则更为厚重而华美。

  如果说建筑外立面造型,是人们评判写字楼价值的第一认知,那么毫无疑问,赞成中心的建筑之美,足以辉映写字楼使用者(特别是金融服务机构)力求国际化的企业形象。它采用纯白石材与深色玻璃的镶嵌艺术,呈现了一种杭州前所未见的建筑外立面造型。从近处观赏,深色玻璃的建筑基座与纯白石材的建筑主体,通过强烈而经典的色彩对比,在视觉上使建筑成为一个悬空的盒子;从远处眺望,它是钱塘江浩瀚江流之上一块玲珑剔透的泛光水晶。特别从国内外多个矿区甄选而来的纯白石材,表面上含有细小结晶体,在阳光照耀下会折射出迷人的光芒。

  写字楼的大堂,同样也是决定写字楼档次的标志之一。赞成中心的7米挑高入口大堂,将着力呈现经典建筑所追求的对称美学,以实现极具礼制秩序的空间气场。进入赞成中心的大堂,两侧是隔着大幅落地玻璃的两个左右对称的下沉式露天中庭,将种植大株全冠植物。

  此外,赞成中心更是配置了豪奢精装的同声传译会议室,既可供楼宇内办公企业临时租用,亦可面向外部公司举办小型品牌发布会。从“赞成中心”的命名就可以看出(直接用企业名作为案名),赞成房产是在用深厚的开发经验和品牌信誉作为一种“担保”,用于兑现一个钱江新城的经典写字楼作品。对于金融服务企业来说,殿堂级的楼宇形象,本身就是入驻企业形象及实力的体现,和它所处的钱江新城稀缺地段一样,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信用资产”。

  政策扶持:从“基金小镇”到“杭州金融屋”

  格林尼治小镇,美国一个40多年前打造的“基金小镇”,凝聚着380家对冲基金总部,掌管超过1500亿美元的资本,闻名全球金融市场。

  而如今,杭州也将有自己的“格林尼治小镇”:杭州将在玉皇山南区块将打造一个国内一流的私募(对冲)基金小镇。

  这个杭州版“基金小镇”,计划未来5年内,引进、培育100家以上的基金机构,管理资产超过1500亿元。

  作为“杭州金融屋”的赞成中心,将纳入“基金小镇”的政策辐射范围内。为了吸引金融服务机构的入驻,上城区特别推出了产业扶持政策,在企业所得税、营业税、落户奖励等诸多方面给予政策扶持。

  日前,“基金小镇”推动者——山南创意园管委会,举办了首届“最美山南•最美办公室”评选活动,赞成中心获得了“最智慧办公室”的殊荣。赞成中心占据了钱江新城极为独特的形胜之位,位于南宋皇宫遗址之东首,与玉皇山、凤凰山分列复兴大桥东西两翼,远山近水,南眺钱塘江的宽阔江面,北望凤凰山麓的翠峰叠嶂。

  如果说五云山、六和塔、七星缸、八卦田,这些按数字序列排布的地名,构成了“基金小镇”的地理框架;那么如今,这个框架又增添了具有压轴意义的“九宫格”——德国GMP建筑大师为赞成中心量身设计的九宫格建筑图式,无形中为“杭州金融屋”埋下了伏笔。